神牧少女心再次萌发

记一次护送运载目标

七十六站:

  对方的队伍里有个染着赤色头发的年轻人。


  猎空一个闪现,盯着他的后脑勺给了几枪,突然想起了什么,向四周探寻。


  一道绿色的光消失在物资车的背后。


  “嘿,等等!genji,听说你染过绿头发?”


  “没错,绿色让我心情舒畅。”


  源氏弹开了对面飞来的子弹,“是什么让你这么问,你最近想染发吗?”


  不远处传来脉冲炸弹的爆炸声,两秒后猎空回到了源氏的身边,“是有这个念头,不过我一定会选粉色或是银色,那才酷。”


  “哦,还是银色好一些。”


  “很好,银色,我得买些哥特风的衣服才能搭上。”


  物资车慢慢行驶到了拐角处,有什么东西飞速地穿过黑暗袭向莹莹绿光。


  “当心你背后!”猎空叫了起来。


  一支箭从空中落下,带走了飞来的炸弹,轰响中岛田半藏的身影衬着火光立在天桥顶端。


  “真是时候,你哥哥的箭法真好。”


  源氏盯着半藏从天桥跃向房顶,镜头精准地捕捉到他那身像是要保留传统却又露出了半个胸膛的衣服,不由地说:“真希望他的品味能和他的箭法一样好。”


  “我觉得他的刺青挺酷的,但发型是有些糟糕。”


  “别怪他,老古董们总觉得自己的风格是传统。”


  半藏听着自己以染绿毛为荣的弟弟大放厥词,手上的弓抬了抬瞄准了对方的头,又默默地放下,“蠢货,你什么时候能管好自己的背后,才有资格叫我老古董。”


  “那么哥哥,”源氏转身消失在了路口,“来比比这次谁更强。”


 


  “这些骷髅帮的人,每次的造型都这么讨厌,嗯——————!太讨厌了!”DVA在粉色的机体中发出了可爱又娇嗔的声音,同时疯狂地瞄准他们的脸部开火。


  “说的没错!这些荧光颜料涂上去的骷髅实在是太恶俗了,哦!在这儿停顿!”卢西奥看见了对方的加特林,猛地启动了治愈装置,可那架着加特林的对手被一支利箭射穿了脑袋,瞬间就倒了下来。


  卢西奥吃惊地回头看了眼,却什么也没看见。


  “wee——!你们还好吗!”猎空晃到了卢西奥的面前,“卢西奥,你怎么了?”


  “嘿,你来了?半藏也到前面来了吗?可是我的装置感应到了4个人……”


  “哦~!半藏和源氏正在比赛呢,我们要不要也来比比?”


  几秒间又有几个五颜六色的彩色骷髅倒下,这些黑夜中泛着荧光的涂料磁铁一般吸引着暗处的飞镖和弓箭,还未能看见对方一眼就被放倒。


  “有比赛吗?DVA也参加!哈哈,看!”粉色的机甲带着自爆警告冲进了敌方的包围之中,一会儿少女便吹着泡泡回到了队友的身边。


  炸弹带来了剧烈的轰鸣声,敌人的惨叫不绝于耳。


 “DVA,一分。”


 “哈哈,我也来!”猎空似乎觉得气氛刚好,一时间敌营中到处都是猎空的身影。


  “哦,这太疯狂了。”卢西奥嘴上抱怨了起来,可是听语气并不生气,表情甚至显得很高兴。“那么我也来加入吧,卢西奥来找你喽!”


 


  工厂内的交火声已经停息,DVA、猎空和卢西奥三人围成一团,看着半藏和源氏两兄弟清点各自的击倒数目。


  “其实我不太确定我的数目,毕竟有些人被我推到楼底下去了。”卢西奥半蹲着想试试自己的装备平衡。


  “哈哈,我肯定比你的数量多。”猎空炫耀一般甩了甩自己的双枪。


  “这不公平,我得分心启动治愈装置!”卢西奥瘪了瘪嘴,“我们什么时候来比比赛跑吧,这次我可不会输了。”


  “嘿,DVA才是第一名!”哈娜举起了一支手指,认真地看着两人。


  “34!”


  “34!”


  一旁的两兄弟同一时间报了数。


  


  寂静在一瞬间降临。


  “哈哈,平手!你们可真有默契!”猎空笑了起来。


  “我和他才不像!”


  “谁和他有默契!”


  尴尬在一瞬间降临。


  “噗。”


  DVA没忍得住。


  两兄弟又同时抬起头看向了她。


  “这可不好办,可没有加时赛什么的。”卢西奥想给两人出主意,“你们可以比些别的什么,比如赛跑什么的。”


  “不不,这不公平,源氏的全身都经过强化,半藏只有个腿部装备。”猎空摇了摇头。


  “比赛的奖品是什么?DVA可不会参加没有奖品的比赛。”


  “如果我赢了,哥哥就得承认,他的品味不如我。”


  源氏严肃地发出了电子音。


  他在其他几人的眼中看到了怀疑。


  “DVA喜欢新式和服,酷毙了!”


  半藏不自在地拉了拉衣服。


  “这可不好说,源氏能发光,还是绿色的。”同为绿色簇拥者的卢西奥投了源氏一票。


  “嘿,嘿,无论谁的品味好,用赛跑可不能算数。”猎空跳了出来,“交给我来想办法吧!”


 


  几分钟后回到大家身边的猎空带来了几支笔和几张纸。


  “看,要比也得比这个!这才公平!”她抓起了其中一张纸画了起来,“有品位的人才能画出好看的画,我来给你们示范。”


  一会儿她就将画好的画放到了大家面前。


  “这是……香蕉?”卢西奥困惑地问。


  “没错,等这次回去,还可以把这个给温斯顿当纪念品。”她心满意足地把画收进怀里,指了指剩下的纸张,“来吧,这样的比赛才是公平的。”


 


  等半藏最后放下了笔,大家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作业。他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把自己的画也放在面前。


  卢西奥画了一只青蛙,眼睛又圆又大,很可爱。DVA一见倾心,让卢西奥在青蛙上签了名并要走了这幅画。


  她自己则是画了一只兔子,并签好了名要回送给卢西奥。


  等看到两兄弟的画时,大家不由瞪大了眼睛,而两兄弟却保持着一致的表情似乎想要得到评论。


  “嗯……这是半藏的,这是源氏的,对吗?”卢西奥伸手指了指。


  “没错。”


  “正是如此。”


  “那么……个人来说,我喜欢这张。”知名DJ艰难地指了指源氏的画。


  “哦……如果这样……我选这张。”知名英雄碰了碰半藏的画。


  “DVA喜欢……”知名主播在两人的目光逼迫下犹豫不定,最后选择了源氏的画。


 


  源氏瞬间挺直了身体,并发出了“哼”声。


  半藏的眼神变得阴鸷而屈辱。


  剩下的三人看着两人的画,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参加这一场比赛。


  源氏的画线条干净,风格现代;半藏的画线条优美,立体丰满。然而源氏的画中是半藏冷淡的表情,半藏的画中是源氏的佩刀。


  “他们的感情……其实挺不错。”卢西奥慢吞吞地说。


  “是呀……”


  “咦?”


  “怎么了?”


  “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啊!”


  三人纷纷抬头,“莱因哈特!”


 


  远处的物资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缓缓前行,穿着盔甲的战士坐在车顶,静静看着月色。


  “现在的年轻人……”



评论

热度(136)